主页 > 机器最强 >演唱会门票实名制?那我来说些小故事… >

演唱会门票实名制?那我来说些小故事…


2020-07-22


演唱会门票实名制?那我来说些小故事…

靠着大家的帮忙,跟不知为何的好运与实力,拓元在这一年多之间,突然卖了不少热门的演唱会门票。说多不多,但各种状况遇多了,加上我们都挺用心在处理,应该怎样都有点小故事可以讲的。也许因为我们可能很多事情跑得比较快,加上一些主办勇于尝试跟为歌迷服务,所以我们也在实务上,多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试图让更多的歌迷抢到票,而不是黄牛。

在这阵子最容易被拿出来说的,就是实名制。

实名制,这三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其实问题一堆啊… 老实说,我们虽然只是个售票系统,但是永远必须要为主办跟歌迷在各个层面思考啊!因此无论如何,这几个月间我们也持续跑了数万张票的实名制售票入场,现在应该可以来分享一下一些小故事,多多少少体会一下我们与主办、歌迷曾经遇到的各种,嗯,经验。

先定义实名制购票。在我们的定义里面,其实应该是「实名制入场」,因此购票时其实我们没机会知道连线上来的那个帐号,背后到底是谁、是否有借用、盗用或冒用的问题。我们毕竟没有公权力,即便我们拿着伪造的身分证,大概也无法百分之百确认真实性。因此购票时,是否真的是实名制,我自己会打一个问号,只要你宣称你是某个人,能提供相关的资讯,我们系统就无条件相信。

那怎幺可以说是实名制?因为入场,目前我们做过的实名制售票,其实是实名制的入场,以规範购票者所宣称的真实身分,在到了现场之后,与有照片的证件正本比对之后,确认是宣称的本人,才让歌迷入场。因此,票券上必须有部分的个资,让我们可以比对相关资料。

为什幺要这幺做?只是为了让实名制的售票区域,没有被交易的机会。购买者说是谁要去现场,就麻烦谁去现场,事后不能修改只能退票,让黄牛无法藉此喊价交易;所以实名制其实目标只是一件事:确保这个位置的所有权,并消灭该票券的转手可能。那临时有事情怎幺办呢?很抱歉,购买时就说清楚了,请依规範的时间内退票,超过则无法入场亦无法退票。

好吧,原则介绍得差不多了,开始正文,我们在执行实名制的时候,遇到的一些状况。

1. 用了别人的帐号购买

这可能是最常见的,明明我们卖的就是实名制的区域,规範就是购买会员本人的帐号须持有照片的证件到现场领取,应该算是相当清楚?不知道为什幺,很多人还是用了他人的帐号抢实名制区域的票,然后来说这样不方便… 对不起,这规定就是要让购买跟转让都不方便才生出来的,我们处理起来也很麻烦啊?可不可以不要一方面吵着要用实名制,一方面自己填错或是偷吃步还来卢?啊,规定不是你订的?那可以去买普通区吗?所以很抱歉,退票吧。

2. 姓名打错了

最糟糕的是自己把姓名给打错了,还怪系统没有检查的。最好是我知道你叫甚幺名字、正确要怎幺打啦… 打错了、比对不到资料,我怎幺知道是不是黄牛故意打了个菜市场名字,然后找姓名接近的去卖?就算是警察,也要你亮出身分证,他才知道你叫甚幺名字啊… 我们只能依靠购票者自己输入的姓名来比对,连自己名字都打错这回事,我其实不知道应该怎幺办啊~

3. 买两张、填了相同的姓名

这个也很常见。规定里也很清楚啊,在这情形底下,两张票就是两个姓名,你写了一样的名字,跑来说两张都你买的,那另一张是怎样,你说他是谁就是谁,那我们弄实名制干嘛?直接开放另一张不用填就好了啊,大家慢慢卖,卖掉了爱带谁就带谁进去嘛。今天规定就是这样,填错了我也没办法管原因,系统怎幺会知道是不是两个同名同姓的朋友一起来看演唱会?

4. 买两张、填了相同的姓名,但可以取票入场

这个很神啊~明明就是两个人一起来,我们资料上是两个相同的姓名,不是兄弟就是姊妹的感觉,怎幺这回就给进场了?神奇的是,两个人拿出来的身分证,上面的姓名真的是一模一样!而且看起来不是伪造的!因为其中一张身分证才刚换发完,我们很好奇问了一下,反正原本两个人的姓名只差一个字,乾脆去户政事务所改名字,这样两个人就都可以取票进场了啊~呃,那之后怎幺办?没怎幺办啊,看完演唱会再改回来不就好了?好吧。

5. 使用脸书带入的姓名 ,非本名

很抱歉,身分证件上就是只有原名,不然每个填进去的资料都是小胖阿成这种,我们要怎幺比对资料?也有人带去的是英文名字,啊我朋友都这幺称呼我啊!可是我不是你朋友,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买了黄牛的票还是你要把票卖给人家啊… 一样,系统不会知道阿成是本名还是真名,难道我们能规定有人身分证上不可以出现像是绰号或暱称的文字?不行啊。

6. 使用脸书带入的姓名 ,非本名但可以取票入场

这个也厉害,姓名那边填的是英文名字,歌迷当然都问过规定,结果赶在开演前,去外交部把护照加签别名;然后带着护照过来领票,当然就请他把票取走啰。不过听说,后来有歌迷也这样去外交部办理,结果承办人员问他为何要办?他很直接说「要去听演唱会」,就活生生被拒绝加签了,不知真假啊~

7. 突然发现自己或另一半怀孕了

这个也好处理吧,只要附上怀孕的证明就好。呃,怎幺证明?老实说,不管是怕太激动不看了想退票,或是想要主办单位安排特别的座位,我们都需要证明。当然我不认为验孕棒两条线的照片就可以,那个网路上到处都有吧~至少要得要医院或诊所的证明,如果是刚发现,还没有妈妈手册的话。如果医院或诊所无法开这种证明,至少就医纪录之类的,不要只是口头说说,让我们也能跟主办解释吧。

8. 家人生病、过世

这个实在不知道怎幺说,但我们也不能因为一句话「我得谁谁谁过世了」就违反规则啊;即便是很难过的事情,但是若要退票,还是希望有甚幺东西证明的。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有大概两三个月的时间,每周都会因为这个原因收到各种白帖,唉。比较紧急得是那种晚上的演唱会,早上打来说长辈突然过世那种,只好不管有甚幺给我们甚幺,我们尽力处理便是。也让我们知道,台湾的生老病死其实还是比例蛮高的。

9. 本人过世

这就更不知道怎幺讲了,尤其麻烦的是家人朋友对于实名制本人票券的处理看法不一样的时候。当然只要有证明,要退票也没问题,不过如果家人说退票、朋友说要去看之类的,我们也只能等悲伤的大家有共识后,才能往下去决定该怎幺做了。若说法不能统一怎幺办?可能得跟家人要一下继承顺序之类的,把购票者的权利继承下去,再看接下来应该怎幺做啰?

其实讲了这幺多,不是只是想跟大家说「我们多幺不想做实名制」,虽然收入一样却多了一堆事情要处理;而是单纯想分享一下当我们想像中的实名制执行时,除了奉公守法的好歌迷之外,到底还会有那些奇怪的问题出现。当然,做不做实名制,除了主办单位的考量之外,也还是跟我们售票单位、现场的场务单位都讨论讨论吧?加上场地是否能够支援、外围的动线与空间是否足够安排等等,都是需要考虑进去的啊!就说小巨蛋好了,目前我们来抓,大概小巨蛋的外围,不放摊位只让人排队,最多大概两千人上下就佔满了外面;这样的话,全场实名制又要怎幺整队进场?还不管要花多少时间去验那些证件。

最后给个参考值。高雄那场,约两千个实名制的座位,我们开了十个窗口、服务了五个半小时,才勉强消化掉,让所有人在开演前完成取票入场喔。



上一篇:
下一篇: